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 > 金融 > 正文

 高瓴张磊的“价值”对话:企业家如何做“难而正确的事” 

时间:2020-09-15 10:07:43   来源:新华网   编辑:唐映林
 2020,真是太特别的一年。我们所有人,仿佛走进了诺兰的电影,在错乱的时空里,不断经历着惊喜或者惊吓。

  企业家们,这个有着主动承担风险偏好的群体,也都被迫进入了一场超强的、不知何时结束的压力测试。

  不过,在短暂的错愕之后,他们也开始行动起来,在看似被动的应对中,力争有所作为。

  陆奇打造了奇绩创坛的创业营;

  张勇在更新了海底捞的供应链管理体系;

  庄辰超迭代了便利蜂的算法系统;

  贺羽开启了全球最便宜量子计算机的研发;

  张磊推出了高瓴创投,还完成了沉淀五年的《价值》

  ……

  疫情和外部环境变化打乱了企业发展的时间线,但也让企业家们有机会静下心来,在不断的“向前看,向后看”之中,为企业的未来积累更坚实的基础,在坚持做“难而正确的事”的过程中,为企业打开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
  9月14日,在“请回答2020:张磊和朋友们聊《价值》”的直播中,张磊与海底捞董事长张勇、奇绩创坛创始人兼CEO陆奇、斑马资本联合创始人及合伙人庄辰超、国仪量子公司CEO贺羽,这些“灾后重逢”的企业家朋友们,在长期主义的共识下,回望初心,反思当下,谋划未来。

 

 

  关于2020年的选择

  “恍如隔世,战后重逢。”张磊在对话一开场的八个字代表了很多企业家的心声。

  的确,作为“见证历史”最多的一年,2020年接二连三的黑天鹅事件,让很多企业的业务备受冲击。不过,当“活下去”成为唯一的主题。许多企业家也迅速反应开始“抗灾再生产”。

  作为疫情冲击下的重灾区,海底捞的处境真可谓“九死一生”。难得的是,在按照“防疫指挥部”形式迅速调整经营模式之外,张勇还利用大半年管理层都“被迫”聚集在一起的时机,静下心来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梳理,重新迭代了海底捞在关联公司和供应链系统的组织架构。“这是一个意外的收获。”张勇坦言。

  与海底捞相比,庄辰超的便利蜂的业务,在疫情之下可谓苦乐不均,虽然社区店甚至部分受益于疫情,但办公区店却受灾严重。疫情打乱了便利蜂2020年开店的节奏,但也让他们有机会重新思考便利店的长期价值。“疫情期间经营惨淡,我们反而可以承受比较高的系统调整风险,因为反正卖得也不好,错也错不到哪去。”庄辰超说,“所以我们借这个机会大量地进行系统改进。得到的好处就是我们的系统演进速度大大加快。随着最近经济的复苏,我们很多系统的能力就会显现出来。”

  如果说,张勇和庄辰超都是代表外部危机下企业的主动应对,那么作为信息产业变革的见证和参与者,陆奇在做的,就是怎么帮助更多的技术早期企业实践长期价值创造。他领导的奇绩创坛设计了创业营模式,帮助创业者实现产品从零到一,并加速产品市场匹配。

  与上述企业家的事业发展相比,张磊在2020年的所得清晰而具体:第一,跟着自己的女儿远程学会了拉丁舞;第二,终于完成了前前后后沉淀了五年的新书《价值》。

  实际上,《价值》正是这场企业家对话的主要媒介。这本书一经问世就登上了各大图书平台的热销榜单。不过,让张磊没想到的是,“出书的速度快,还没有盗版的速度快,我憋了5年出了一本书,结果48小时就给盗版了。”

  当然,他也同时宣布:“书的所有的版税收益将全部捐给中国教育事业。”

 

  关于创业的初心

  几代创业者聚集在一起,自然而然就聊到了自己创业的起点。

  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,1994年张勇在四川简阳,摆起四张桌子,创立了海底捞最初的雏形。而大家不知道的是,当时的张勇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创业,只是为了挣点钱买房。而且,这个愿望不久就实现了。但新的烦恼又出现了。“我倒是买上房子了,但是我身边的大堂经理或者厨师长,他们还买不上。”张勇说,“为了让他们能够买上房子,我得再开一家店,让他去当店长。”没想到,这个让身边人跟自己一样买上房子的理想,驱动张勇一家家店开了下去,最终开出了今天的海底捞火锅王国。

  当天最年轻的创业者贺羽的创业初心来自两个故事:一个是导师好不容易凑够了钱,去国外买一个科学仪器,买方坐地起价数百万;第二个是,一款他们用的国外仪器坏了以后,整整花了半年时间才修好。听到这两个故事,“我当天晚上夜不能寐,”贺羽说,他第二天就找到自己的导师说,“这个事我一定要干。”他说的“这个事”就是以制造中国自己的高端科学仪器,服务中国和更多发展中国家的科研工作者。

  而陆奇转换跑道成为“最年轻的创业者”,是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确定性的趋势:从宏观和历史角度来讲,中国很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一个创新生态,因为所有的核心要素都到位了,人才、技术、市场、资本,这四大核心要素,基本上都到位了。“我个人的理念就是,创新永远是驱动人类社会进步最大的源泉,技术是创新最大的驱动因素,如果基于这样的理论的话,如何建立一个机构,它既可以投资又可以帮助创业者从零到一。”陆奇说。

  在重仓中国,重仓创新这条道路上,张磊起步得更早。2005年,很多投资机构在中国创业的主流是跟海外的大基金合作,然后用到大基金的牌子。而张磊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创造中国人自己的品牌。在当天的对话中,庄辰超直接问张磊,为什么选了更难的一条路。

  “做海外机构的中国分支,的确更容易上手。”张磊坦言,“我的书中说‘不走寻常路’,最主要的原因是,我们一直认为,高瓴就是个创业者,只是恰巧还是投资人。We are entrepreneurs who happen to be investors。这样的基因,要求我们留给自己足够的灵活度和空间。”

  “从我们创业的初心出发,高瓴的名字是不是可以改改了,我们应该叫高瓴创业集团,永远创业,永远在路上。”张磊笑言。

 

  关于如何穿越周期

  “2020这一年我好像已经在速成中穿越了周期。各位都是真正穿越过周期的前辈,能不能告诉我要如何在这么多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?”贺羽向几位“前辈”创业者的提问,可能代表了大多数年轻创业者当下最关心的问题。

  张勇的回答直接而有趣。在他看来,企业家最容易犯的缺点有两个。一个是贪婪,能成为企业家,肯定取得过一些成功,“这些成功会让你更‘贪’,而且有时候我们会把这种贪婪包装成一种理想。”一个是愚蠢,“因为大家都觉得你挺牛,这会让我们做出一些很愚蠢的决定。”如果一个企业想倒掉、想穿越这个周期,他必须两个错误都同时犯,又要贪婪,又要愚蠢。所以,穿越周期的秘笈就是不要同时贪婪和愚蠢。

 

  陆奇认为,创业也需要更系统性地把握自己,一方面不因突变造成颠簸,同时去理解那些非周期性的结构性的影响,从而抓住属于你的真正机会。所以,他给出的建议是,创业者要对环境突变后的新趋势保持敏感,同时去理解那些非周期性的结构性的影响。

  庄辰超认为,疫情给了创业者一个机会,就是重新梳理自己的任务清单,去解决那些长期重要的事情,效果可能事半功倍。

  而张磊的三个建议最具体,可能也最具可行性:第一件事,保证所有员工的安全;第二件事,活下来;盘点什么是重要的事,什么是急的事;第三件事,在苟且当下的同时,还是要有未来、有诗和远方。列一个愿望清单:问问自己你最想干的事是什么?最想收购的店是什么?最想雇的人才是什么?最要坚持的价值观是什么?

  在张磊看来,不论在哪个领域,以何种形式,创业者都要“找到一条价值创造之路,一条心灵宁静之路。”

免责声明:本文转发网络,仅代表作者、用户个人意向/观点,本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最新推荐